MicroBlog

2018-08-26 16:20:40

晚上和七毛魏魏吃了顿小郡肝当给七毛送行了,没想着说些临别的话,因为以后肯定还会再见,只是不知何时罢了。想了想已经认识四年了,记得认识才没几个月的那些晚上,经常聊着和凡凡的事,聊着过往,还不知羞耻地一直当成“妹妹”来对待,可能我也只有年龄占优吧哈哈。那时候经常对她说“你可以的,我相信你”这样的话, 总是无理由地相信她想做的一定能做到。如今或许已经如愿了,大家也都散落各地了,城也空了,在重庆也找不到一个周末出门的理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