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话 - 《莉兹与青鸟》


 

孤身一人的少女莉兹住在森林边的小屋中,虽然经常会和森林中的动物为伴、会到集市中的烘培屋工作,但是身心上依然是孤独的。一场暴风雨过后,一位蓝色头发的少女闯进了莉兹的世界,两人互相陪伴、逐渐拥有生活中的所有乐趣。其实,这名蓝发少女是青鸟的化身,最终还是从莉兹的身边飞走了。

有这么一幕:

莉兹问青鸟:“为什么要来这里呢?”

青鸟说:“因为看到莉兹总是一个人,就想多多陪莉兹一起玩。”

莉兹:“拜托你,留在我身边,永远,永远。”

 

电影 - 《莉兹与青鸟》


 

在观看之前,由于对两个主角性格的提前知悉,会不由自主地将莉兹代入霙,将青鸟代入伞。不过在事情的前半段,也确实是伞主动来到了霙的面前,把霙从“归宅部”拉入了音乐的世界。

在霙的视角中,是一位不善言谈、不善交际,讨厌没有WIFI,只喜欢在自己的座位上看小说,喜欢吃冰淇淋和玩音游的“小肥宅”。也许在这样的性格下,内心最深处是惧怕团体活动、但也很希望拥有朋友的。伞主动来到了自己的世界中,高山流水,和自己攀谈,一起吹奏管乐。

但是伞在此时是不知道自己对霙来说是她的一切,也领略不到霙对这段关系的依赖。

 

后来,霙虽然不知道未来想要做什么,但是由于在吹奏双簧管方面天资聪颖,练习上又勤奋刻苦,被老师推荐去考音乐大学,而伞却不太被认为有能力考取,介于此可能出于好胜心说了“我也要考音大”,反而才让霙笃定了考取音大的信念。但其实伞可能只能考取一般大学。

恰是这样的背景,也恰是这样的矛盾,故事线在这里才悄然进行了绞合,莉兹和青鸟的角色也发生了改变。

原本,霙作为“莉兹”,将青鸟视作自己的一切,她认为自己的快乐、自己当前拥有的生活是青鸟带来的,她想要和青鸟永远在一起。但是现在别人却告诉她,故事的结局必须要莉兹将青鸟放回到蓝天。霙根本无法理解这样的感情,她宁愿将青鸟锁在鸟笼中。

而伞作为“青鸟”,忽然间发现莉兹才是飞得更高的鸟儿,角色本身也开始有了陷入思考的镜头。

在彼此心照不宣下,二人的独奏配合自然也一塌糊涂,霙为了迎合伞表现得十分拘谨反而对长笛的情感做不出合适的回应,而伞也不顾双簧管的婉转独自高亢、强烈。

 

随着新山老师的提问

“假如铠塚同学是青鸟呢”

这带给了霙一个完全不同的视角。

假如自己是青鸟呢,假如听到了伞对自己说,“你走吧,离开我吧,你应该借由你的翅膀翱翔在广袤的天空”。

在假设结局不变的前提下,即青鸟还是离开了莉兹的结局中,青鸟为什么选择了离开?

霙认为是青鸟太喜欢莉兹了,就算再伤心也不得不离开。

莉兹…因为莉兹这么说 她才接受了

青鸟无法改变莉兹的选择

因为 青鸟太喜欢莉兹了

就算再伤心 也不得不飞走

我不知道 但是 青鸟衷心渴望着莉兹的幸福

只有这一点 绝不会有错

青鸟表达爱的唯一方式

就是展翅而去

与此同时,伞也在想,其实自己才是莉兹的话,要如何说服自己接受并且最终放飞青鸟呢。

我…由于过于爱她

才剥夺了她美丽的翅膀

她明明可以 飞往任何地方

神啊 您为什么要

教会我打开鸟笼的方法呢

带着新的角色、新的感情来到了下一次的合奏,霙这段双簧管独奏这次饱含了决绝,也证明当音符的间隙充满了感情的时候,是真的能催人泪下的。面对双簧管像鸟儿一般地哭诉、悲恸,长笛也吹出了虽然极度不舍、但是已然放手的爱意。

在第三乐章结尾处,双簧管的一连串高低音阶滑动如同鸟儿翅膀上下拍动一样,象征着鸟儿会带着莉兹的爱飞去,而飞去对于莉兹来说就是爱的回应。

影片的最后,彼此一番话疗后,如同伞说的 "Happy End 该多好一样" ,伞放开了那份不该有的好胜、理解了自己对霙的意义,霙也决定考取音大,而且事实(指伞和霙的世界)胜于童话的地方在于,伞(此时作为青鸟)只要在想要见到霙(此时作为莉兹)的时候就能飞回来见到,而霙(此时作为青鸟)也能带着音乐的执着(这份执着是伞赋予的)继续走下去,对于彼此来说是最完美不过的。

 

现实 - 《莉兹与青鸟》


 

回到屏幕前的现实世界。

当自己认为自己是莉兹,想要放手青鸟到无垠的蓝天时,不管是出于对青鸟的爱、还是对青鸟的轻度讨厌,应该要换位想想,说不定青鸟对莉兹的依赖是莉兹想象不到的。

当自己认为自己是青鸟,面对莉兹想要自己离开时,也不妨想想如果自己是莉兹的话,能不能充分理解莉兹当下的感情。

抉择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,在敢于放弃的时候说放弃很重要,但是在做出决定之前的自我审视、客观审视一样十分重要。

在现实中,故事的走向也不只有“青鸟最终离开了莉兹”这一种选择,而故事中伞和霙的感情也还暂且谈不上“爱情”,所以不能生搬硬套到各自的经历中。而是要借此明白理解对方、倾听对方是多么地重要。

并且,人们总是过多地强调“善于倾听”,但是和倾听一样重要的是“善于表达”,这也是很多人不擅长的地方。倾述的重要性在于能让彼此更了解彼此的状态以不断契合。倾述不是“今晚的月色真美”,后者是对感情的表达,而前者是对诉求的表达,感情和诉求从来就不是矛盾的。

中岛美雪的《幸せ》中有唱到

通往幸福的道路有两条,第一条是实现自己的愿望,第二条就是放弃所有愿望。

所以,当处在一个又实现不了自己的愿望、又无法调低自己的期望,或者想要做到放弃愿望而心有不甘时,注定是不快乐的。这样的不快乐不是说就是错误的、不可取的,它很有可能是我们人生中的一种必经的混沌态、过渡态,面对这样的状态,如果能像伞一样,拥有一个能陪伴自己的霙是理想的、幸福的。出现隔阂也是再正常不过的地方,只要善加沟通、给一个拥抱的机会,我相信就像伞和霙一样,很多事情是可以迎刃而解的。

所以,倾述、倾听、理解,是爱情中,也是其他感情中值得一直学习的三件事情。